2019年,在经济与资本趋冷等诸多因素影响下,教育行业融资减少。2020年,一场疫情的爆发让传统线下教育机构备受重创。

数字化校园新基建

在各行各业进入跨界和融合的状态下,教育行业作为“最后一块未被改造的净土”,吸引了众多互联网企业的目光。不仅有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积极布局在线教育,新浪、网易、YY也投入了自己的在线教育产品,还有众多创业者纷纷入局。与此同时,资本的狂热使融资纪录也不断刷新,但在线教育赛道至今仍未跑出超级独角兽。

伴随着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崛起,或许教育行业又将迎来一场数字化博弈。

信息化对教育改革发展的推动作用显而易见,而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5G、区块链等技术迅猛发展,将深刻改变人才需求,与之对应的教育培养机制也随之改变。

2018年4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2.0计划》,明确提出要实现“教育数字资源服务普及、网络学习空间覆盖、数字校园规范建设、智慧教育(即“教育信息化”)创新发展和信息素养全面提升”。

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要求加快信息化时代教育变革,建设智能化校园,统筹建设一体化智能教学、管理与服务平台。

相关政策的出台,为教育行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并逐渐形成了综合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技术探索未来教育教学新模式,推进教育一体化进程,进一步加速了教育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在以学校教育为中心的教育体系下,首先实现信息化和数字化的将是学校教育。

数字化校园建设的实质是,学校和教育管理部门通过信息化手段,对各种信息资源进行有效集成、整合和充分利用,实现教育教学和校务管理过程的优化、协调,实现教学过程与学习过程的优化,营造一个优良的教学、学习和生活环境,达到提高学校教学质量、科研水平、管理水平的目的。

智慧校园是在数字化校园的基础上,融入了云计算、物联网等理念,形成的一个能够为全体师生提供全面的只能感知环境和综合信息服务平台,提供基于角色的个性化定制服务;能够将基于计算机网络的信息服务融入学校的各个应用服务领域,实现互联和协作;能够通过智能感知环境和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为学校和外部世界提供一个相互交流和相互感知的智能化校园。

数字化渗透了教育教学管理的方方面面,从硬件设施到教学场景、从教辅用具到课程内容、从技术应用到系统培训,教育行业正逐渐向产业化、生态化过渡。

校外培训机构数字化

2019年,在经济与资本趋冷等诸多因素影响下,教育行业融资减少。2020年,一场疫情的爆发让传统线下教育机构备受重创,线上教育企业虽受影响较小,但在“听课不停学”的号召下,众多流量的涌入也为线上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教培机构数字化运营也势在必行。

瑞思英语董事长兼CEO王励弘曾表示,瑞思英语将把建立“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此后将围绕课前、课中、课后在品牌、营销、运营、产品、教学、服务等多环节推进数字化。

疫情加快了瑞思英语的数字化和线上化。

作为一家以线下英语培训起家的企业,瑞思英语于2007年进入中国市场,专注于为3-18岁青少儿提供素质教育服务。对于线上业务,瑞思英语一直比较谨慎,2015年才开始布局线上,此后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推出了Rise Up青少儿英语课程、在线外教1对1口语课程Can Talk等一系列线上课。

2019年初,瑞思英语曾进行过一次更名(此前为“瑞思学科英语”),并进行了教学理念的升级。

2020年3月3日,瑞思英语正式推出“瑞思在线小班课”,发力线上。王励弘在发布会上称,转战线上对线下企业而言是一个系统性的改变:招生渠道需要兼容数字化品牌营销,课程也需提供在线内容;另外,其在线平台需要承载全国课程,还得做到实时、跨地区响应。更重要的是,针对线上课堂,企业需要重新进行课程研发与教师培训。

3月31日,瑞思英语与惠普达成合作,共同推出首款战略级家庭教育产品——“在家学习好帮手”教育打印机套餐,打造从数字化内容到纸质文本学习的一站式家庭教育服务,推动建设家庭教育新生态。

瑞思英语表示,未来将持续推进数字化战略发展,实现线上线下有机融合。

除了少儿英语赛道的瑞思英语之外,职业教育赛道的达内教育在2019年5月也与惠普和英特尔共同打造了数字化职业教育解决方案;8月,达内教育又推出了智慧数链财经人才培养解决方案。

少儿编程赛道中的编程猫也在疫情期间利用信息化手段将SARI医疗捐助数字从捐赠到执行全过程公开化透明化,提高捐赠到对接,再到执行的效率。

与此同时,非教育企业也在布局教育数字化,腾讯旗下的企业微信、阿里旗下钉钉等平台以免费的方式切入,对基础教育K12阶段推出“智慧校园”、“未来校园”等解决方案,帮助教育行业实现全面数字化转型。

教育正从工业时代的模式向智能时代的模式转型变革,而数字化正是变革的基础。

教育是国之根本,科技改变了教育的效率和规模。对于教育行业来说,不管是互联网+教育,还是教育数字化,都不能仅仅当作简单的生意来做,最根本的还是要回归到教育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