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综合改革实施已有月余,车险行业让利于消费者,车均保费降幅达27%,与此同时,险企也面临车险规模保费下降、综合成本上升等挑战。与大型险企相比,中小财险公司由于固定成本高、定价能力较弱等固有劣势,其面临的挑战更大。

那么,当“车险”老业务遇到车险综合改革新政策,中小财险公司将如何应对,实现新的发展?《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长安责任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安保险”)车险部总经理助理贾振雷。在他看来,车险综合改革后,车险行业发展整体可能将进入较长时期的滞涨期,其经营模式也将发生重大变化,对于中小财险公司来说,最重要的课题是深入思考车险业务如何提质增效。

竞争转向服务 产品更加多元

车险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指出,短期内“降价、增保、提质”是阶段性目标,目前来看,这些影响已经陆续体现。

在贾振雷看来,从车险行业整体来看,车险综合改革后,整体行业将进入较长时期的滞涨期,行业面临较大的发展压力。从不同市场主体来看,大公司对客户的虹吸和控制力更强;同时,只经营一类客户、产品或渠道的专业经营公司将逐步出现。从市场费用来看,随着成本的不断变化,市场费用将进入下降—上升—稳定的发展周期。

对于车险行业来说,车险综合改革的影响是重大而深远的。贾振雷表示,车险行业将由过去长期粗放竞争、产品同质化的模式逐步向服务主导、产品供给多样化和细分客户经营等模式过度,具体将表现在5个方面:服务成为行业竞争的主要手段;定价能力、风控能力决定保险公司的成本控制能力;专业中介机构对业务的掌控力减弱,保险公司的业务来源将发生较大转变;车险相关的UBI、新能源等新产品将不断推出;客户或市场细分、差异化经营模式将逐步出现。

他同时指出,车险综合改革给中小险企带来四个方面的主要挑战,一是管理成本相比大公司处于劣势;二是渠道和队伍建设难度较大,业务掌控力不强;三是客户经营能力不足,续保率提升难度较大;四是产品开发能力不强。

当然,改革同样也酝酿着新的机遇,中小公司应进行深入挖掘。例如,车险综改后,行业回归服务本源,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成为公司竞争力的主要因素;车险的成本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保险行业将更加专注服务质量的提升;车险新产品将更加满足广大保险消费者的需求;同时,市场细分将进一步提升行业发展水平。

贾振雷建议,实施车险综合改革之后,继续建立差异化的分类监管体系,持续加强行业监管;同时,希望保险行业协会在新产品的研发方面给予更多指导。

车险聚焦提质增效

对于大多数险企而言,短期内都将直面车险综合改革带来的“阵痛”。对于险企而言,车险经营难度增加,但依然是“吃饭”险种。当传统业务遇到新政策,作为中小财险公司的长安保险将采取什么样的发展策略?

在贾振雷看来,从大部分财险公司整体经营来看,车险综改会导致整个车险市场规模的缩减,这是必然趋势。在这个趋势下,车险的稳健发展对每家公司都很重要。“车险保费规模缩减可能会是一个现象,但如何提质增效,实现车险高质量发展才是各家公司更应该深入思考的问题。”他指出。

对于长安保险而言,公司将重点从6个方面来开展车险业务:一是持续以成本为中心,平衡好规模和利润的关系,合理设定规模目标,在一定期限内逐步优化成本;二是持续加大差异化、特色化发展力度,结合各经营单位的实际开展车险业务;三是用定价结果指导业务发展,用经营数据修正定价体系;四是不断优化车险业务渠道来源,降低对中介渠道的依赖程度;五是加大新产品的研发和投入力度;六是持续加大科技投入,科技赋能车险定价、风险管控和服务能力提升。

车险综合改革后,车险从此前依靠费用调节价格,过渡到一车一价、一车一费、费价联动的动态管理模式,定价能力更加重要。对此,贾振雷表示,在车险综合改革实施前,长安保险就成立了由业务和精算人员组成的定价工作小组,专门研究和部署公司车险定价工作;同时,与第三方咨询、科技和数据公司合作,不断优化定价模型,提升定价精度,并积极参与行业定价交流活动,学习经验。通过“从人”“从车”“从用”和“车联网”等定价技术,长安保险根据客户综合风险状况进行精准报价并量身定制保险方案,满足不同客户保险需求,有效减少了客户保费支出,维护客户权益。

在车险业务之外,长安保险也在加大力度发展非车险业务。贾振雷表示,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非车险业务发展可以说空间广阔,作为一家专业责任险公司,长安保险将充分发挥食品安全、校园安全、建筑工程、环境保护、安全生产等领域的独特的竞争优势,大力发展责任险。同时,在农业保险、健康保险等领域,公司也正在积极探索中小保险公司可持续发展的新路。(本报记者 冷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