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过后,A股市场持续震荡调整,权益类基金也经历着严峻考验,与权益类基金相比,债券型基金素来具有稳健特点,在股市回调之际,债券型基金作为良好的避险品种,净值波动率往往低于权益类基金。

据同花顺数据显示,剔除净值异常基金和年内新成立基金后,3644只(各类份额分开计算)有可比业绩的债券型基金中,今年前2月有2862只债基取得正收益,占比近八成;亏损债基有744只,占比约两成;另外还有38只债基净值收平。

从涨幅榜来看,大部分债基前2月的收益率都低于1%,仅226只债基涨幅高于1%,涨幅高于3%的债基仅有21只,8只债基涨幅超过5%。

景顺长城中债3-5年政策性金融债指数C类以10.92%的收益率高居前2月债券型基金涨幅榜第一名,紧随其后的是景顺长城中债3-5年政策性金融债指数A类,该基金前2月涨幅为7.98%。截至今年3月9日,景顺长城中债3-5年政策性金融债指数A类、C类的累计单位净值分别为1.0951元、1.1766元。

上述基金于去年9月29日成立,基金经理是成念良,作为被动式指数基金,其跟踪标的为中债-3-5年政策性金融债全价(总值)指数。去年四季度,该基金仍处于建仓期,截至四季度末,该基金前五大持仓债券中有4只为国开债。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华商基金旗下有3只债基前2月涨幅高于5%,分别是华商可转债债券A、华商可转债债券C、华商瑞鑫定期开放债券,其涨幅分别为6.84%、6.78%、5.19%。这3只债基的基金经理都是张永志。

从去年四季度的资产配置情况来看,华商基金旗下这3只基金都有小部分资产用于投资股票。以华商可转债债券A为例,截至去年四季度末,该基金股票资产占净比为28.83%,且前十大重仓股近半数集中在化工、化纤行业,而该类行业正是近期涨幅较大的行业。

而持仓债券上,去年四季度,华商可转债债券A、华商可转债债券C持有4只转债与1只国债,其中,21国债⑺的持仓占比为5.49%,光大转债、青农转债、华安转债、张行转债的持仓占比分别为21.20%、4.33%、3.69%、3.06%。华商瑞鑫定期开放债券的前五大持仓债券为16国债19、光大转债、青农转债、苏银转债、浦发转债。

此外,张永志管理的另外2只债基华商稳定增利债券A、华商稳定增利债券C前2月涨幅也较高,分别上涨4.69%、4.65%。

华夏基金旗下基金经理何家琪管理的华夏可转债增强债券A前2月收益率为4.87%。相比华商基金上述债基,华夏可转债增强债券A在去年四季度维持了更高的股票和可转债仓位,其股票资产占净比超过40%,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东方财富、先导智能、中远海控、中国太保、宁德时代、航发动力、海大集团、中航机电、玲珑轮胎、紫金矿业。同时,该基金的前五大持仓债券也全为可转债,分别是光大转债、无锡转债、立讯转债、赣锋转债、国君转债。

跌幅榜上,由于近期消费、新能源、医药等板块持续调整,持有相关个股的债券型基金净值回撤相对较大。统计数据显示,排在前2月债券型基金跌幅榜前列的大多为可转债、增强收益债、信用债等相关品种债基。

具体来看,前2月仅有2只债基跌幅超过10%,分别是华富可转债债券、泰信双息双利债券,这2只基金分别亏损12.28%、10.49%。

华富可转债债券去年四季度的前五大持仓债券全部为可转债,分别是国投转债、长证转债、苏银转债、淮矿转债、沪工转债,重仓股则主要集中在航空、新能源等行业,持有中国国航、先导智能、航天发展、白云机场、东方财富、东方日升、恩捷股份。

截至去年四季度末,泰信双息双利债券持有1只国债和4只可转债,分别是20国债、火炬转债、财通转债、华安转债、国君转债,重仓股为国联股份、京东方A、药明康德、亿纬锂能、振华科技、上汽集团、格力电器、新雷能。

关于债券市场走势,中信固收认为,站在当下,对于债市不必悲观。债市的焦点在于博弈货币政策对国内外基本面变化的响应,而当前国内基本面和海外市场的信号难以构成超预期的货币政策调整。由于资金面“紧平衡”的预期被消化,流动性收紧对市场的影响由“股债双杀”转向“股债跷跷板”。尽管广义流动性收紧和基本面回落的逻辑还未兑现,但是利率债最悲观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申万宏源证券称,3月至2季度,债券收益率将拐头回落,再次呈现一个熊市中的波段。主要带动因素是:紧信用信号明确+经济数据名义同比增速冲高回落+风险资产下跌+投资者强化对下半年经济下行预期。当前10Y国债收益率已经从我们此前预期的调整目标位3.3%回落至3.25%附近,对债市无需过度悲观,布局接下来的波段机会,关注中长端利率债。此外,维持对2021年下半年债市偏谨慎的观点。 (记者李荣康博)